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晓春 > 年味红包里的香港

年味红包里的香港

正月初一出门,香港人就要开始派发利是了。等到年假结束,那是发利是的高潮,公司要开市吉利啊。正月十五以后,就基本消停了。过了正月,利是也就绝迹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做国际业务,经常会有一些外资银行的同行或外资企业的人员来访,我们也会上门拜访。互访中往往还会互赠礼品。外方赠送的礼品一般都是精致而廉价的笔、名片盒等。最夸张的是日本人,郑重其事地捧上一个包装精美的大盒子。当你怀着激动而好奇的心情小心翼翼地一层一层再一层拆到包装的最里面,呈现在你面前的是一支小小的普通圆珠笔。每年十二月到第二年春节前,还有来自各个国家和地区不同风格的贺年卡。
 
有时会收到香港的银行寄来的一盒像月饼盒大小的又厚又重的礼品。以为是什么贵重的礼物。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包红包袋子,香港人说的利是封。当时不明所以,很奇怪他们送那么多红袋子干嘛。自己想想,恐怕十年也用不完这些红包。以后到香港工作,才知道这是非常实惠的礼品。
 
香港人,包括广东人,过年发利是,是普遍的发。所以每年要消耗非常多的利是封。
 
年初一出门,首先碰到的是物业管理人员。于是拱拱手,“新年快乐,恭喜发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送上。“多谢老板!”
 
 
在香港发红包虽然普遍,但还是有规矩的,不能乱发。总的说,是上对下。长辈给晚辈、老板给员工、上级给下级、顾客给服务员、已婚的给未婚的等等。富有的给穷困的当然也暗含在上对下中,但这个只可意会,不可明说。规矩并没有明文规定,只是约定俗成。但却是受到大众的敬畏与尊重的。如果有哪个员工给他的老板递上一个红包,估计肯定是打算炒老板鱿鱼了。
 
因为发的普遍,是一笔不小的负担。所以,每个人都要对春节期间利是的开支与收入做一个大致的预算。也因为面对要发利是的对象纷繁复杂,要准备不同金额的利是封。一般有10港币、20港币、50港币、100港币的不等,给多给少,主要看对象。一方面是自己的富裕程度、职场地位等,一方面是对象的亲疏、场合等。当然,给自己家的小辈、关系特别要好的朋友的孩子等,金额就不好说了。也有觉得自己是特别大款的土豪,喜欢发大红包。
 
对许多人来说,每年这个时候收利是,真的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或许也是可以列入年度预算的。比如物业管理员,相对而言,需要发利是的对象比较少。每家业主给他20港币,就是很大的数字了。香港一个楼盘往往有几栋甚至几十栋楼。平时管理员虽有轮岗,总的来说每栋楼的管理员还是基本固定的。但正月期间,管理员每天上下午、白天晚上地在轮岗。目的就是让他们能得到尽可能多的红包。我每年都是发了几天就懵了,不知道今天见到的管理员有没有派过利是。有时干脆就直接问,“我有没有给你派过?”一般都会笑嘻嘻地回答:“派着啦,派着啦。”或者羞涩地说:“呒啊,呒啊……多谢!恭喜发财!”也有时稀里糊涂派过去,人家会笑哈哈地推辞说:“派着啦,派着啦……多谢!”当然也有毫不客气地重复笑纳的。
 
写字楼的物业管理人员、保洁员也是要给的。
 
过了年假第一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一个一个部门去给每一位员工派利是。这个利是不仅是见者有份,当时暂时不在的员工,事后还是要补的。这不仅是讨一个喜庆吉利的彩头,也是一种福利。所以,金额会相对大一些。接下来,我就孤零零、冷清清地呆在自己的办公室了。因为不会有人来给我派利是。
 
这时候,我办公室之外的地方就热闹了。主管给自己的员工派发红包。员工拿了自己的主管派发的红包后,又去其他部门的主管那里讨红包。地位低一点的员工向地位高一点的员工讨。未婚的问已婚的要红包。年轻的向年长的要红包。你会看到,一个已经谢顶的油腻男觍着脸向一个丰姿绰约的年轻女孩讨利是,女孩尴尬地赶紧给了红包。只是因为一个是未婚的,一个是已婚的。这画风!不过,年轻员工问年长员工要红包的画风比较正常,一般年龄差距比较大,要长一个辈分的。
 
讨要利是这种事,只会发生在办公室之类的熟人场合,陌生人的场合是不会出现的。这也是规矩吧。
 
 
很少有人会在商店里给营业员派利是。除非某个营业员那天对某个顾客服务得特别好,这顾客一高兴,于是就派一个,甚至给边上几个营业员都派。这种场合也往往是高档品牌店。
 
宾馆酒店,有的客人会给服务员派发利是,大多情况是长住客给熟悉的服务员派发。这和平时的小费不同。
 
饭店酒楼里食客也会给服务员派发。不是每个食客都会派发。一桌中只有请客者才派发。也不是每个请客的食客都会派发利是的。这时,服务员就会不断地祝福老板新年快乐,不断地恭喜老板财源滚滚,以提醒老板可以派发利是了。有的食客只当不知道,服务员也不会有什么情绪;有的客人一高兴,就从口袋里掏了。只要某个包厢的食客派发利是,不是这个包厢的服务员也会兴高采烈地轮流进来服务一回。如果客人觉得过分了,可以客气地说一下,其他服务员就会知趣地不再进来服务了。本来么,客人就是为了高兴,才派发利是的。过分了,就会弄得大家不高兴。
 
在香港,大多数人派利是,都是非常优雅的,不张扬,给对方红包的同时,也给对方充分的尊重。但也有一些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派发利是的。这方面,据我观察,大陆的、香港的土豪都差不多,派利是时都是吆五喝六的。像酒楼吃饭这样的场合,许多有身份的港人,给红包时是低下身悄悄地把红包塞给服务员的。
 
因为派发利是的对象有亲密、有疏远;有认识、有临时见面,为了经济实惠,就要分别不同对象给不同金额的红包。所以,香港人正月出门除了钥匙、钱包、手机外,不同的口袋里、包的不同夹层里,准备着不同金额的红包。见到人,不动声色地拿出外观相同内里金额不同的红包给相应的人。这是一门功夫。不能临时查看是多少金额的红包再递出去;也不能这个口袋拿了不对,再从另一个口袋拿;更不能要递出去了再缩回来换一个红包。
 
所以,正月里出门,对当天的安排要有充分的预估,准备充足的不同金额的红包。不仅如此,你包里最好还要备一些空的利是封。更重要的,钱包里一定要准备一些不同面值的现钞纸币,10块的、20块的、50块的……以备不时之需。否则会很尴尬。
 
 
有一次几个同事和朋友一起吃饭。我作为长辈和领导给大家派发了利是。这时另一个哥们大着嗓门兴高采烈地说笑着,不知怎么,大家突然鼓动他给在座的女同胞派利是。他很感突然,但嘴里还是说,该发,该发!可是翻了包里、口袋里,没有准备。我说,我有空的利是封。他说,太好了,太好了!拿了几个利是封去。我看他在皮夹子里摸索了老半天,最后无奈地在每个利是封里塞了一张1000元面额的港币。
 
现在看来,至少在香港人、广东人春节派利是这样的场合,现钞还是不能被替代和颠覆的。这要的就是一个喜庆、热闹、仪式。一个不透明的红红火火的利是封,里面的金额可大可小,因为不透明,场面上不会引起尴尬,送的人可以风光地派发,接受的人可以开心地收起。至于群里面抢红包之类,开心是开心,但那是纯粹的娱乐,与春节派利是的仪式是完全两码事。
 
广东、深圳现在派利是的风俗与香港也差不多。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北京的人正月里去那里出差,也会收到当地人派发的利是。那些利是,每个利是封都是厚厚的。北京人接到手上很惊恐。广东人说,这是我们这里的风俗,春节派发利是,图个吉利,没关系的,请放心。就好比河南人、山东人请外地人喝酒,自己不喝,让客人三杯三杯的喝。还说这是本地风俗习惯,是尊重客人的意思。广东、深圳人派利是现在好像不这样了。然而,想想也不对。北京来的,肯定是领导部门和领导。你一个下级部门和下级人员,怎么可以给领导派发利是呢?这是不是僭越吗?大有犯上作乱之嫌啊!话又说回来,那时广东人、深圳人有钱,比全国其他地方的人富裕很多。有钱人给没钱人发红包,在广东人的心里符合上对下的规矩。不过,那些年确实许多事情是做反了。比如请吃饭。我在香港看到,只有老板请员工吃饭,上级为了褒奖下级请下级吃饭的,没见过下级请上级吃饭的。当然,朋友之间请客吃饭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一个低收入者给一个高收入者派发利是,我想那一定是对那个高收入者的羞辱。也正因为如此,派发利是才会有那么一些不成文的规矩,同时,真正有素养的派发者,在派发利是的同时会给对方以充分的尊重。
 
我们每一个人应该回馈社会、贡献于社会,帮助别人。但,不应该是高高在上的施舍者。
 
2018年2月19日星期一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