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晓春 > 梦中远古与未来的海边

梦中远古与未来的海边

 
应该是与几个朋友在海边行走。有零落的塔吊、货运船、钢筋水泥的海岸。
 
是我孤独的一个人。塔吊、货运船,远了,淡了。
 
岸,不再是整齐的钢筋水泥,有一堆乱石伸进海水。
 
忽然,乱石堆中有石头动了。一个大乌龟,一个石头大乌龟,龟背、脚、头、尾,所有的器官都是乱石拼接、层叠组合,石头都是不规则的,所以这龟的形状也是不规则的。这龟,足有三米长。它无声无息地向水里爬去,没有溅起些微的水花与波浪。周围与这些大石头一样的苍茫沉寂。
 
眼看着大乌龟慢慢没入水中,一半下去了,突然想到应该把它拍下来。赶紧掏出手机,划手机屏寻找相机APP。然而,此时手上却是一只石头龟。与那正在慢慢没入水中的石龟不同,那是一堆不规则的乱石组成的,就如同虚拟世界中钢铁侠之类是用不规则的铁片组装的,这个则如现代石雕一样,只是比较粗糙。大拇指划拉一下,还是一个石龟。再划拉一下,看到的都是石化的内脏,还有一个同样石化的一元硬币大小的小乌龟。这些内容,细细的,纹理清晰。突然意识到,这或许是一只远古乌龟的化石,应该拿回家珍藏才是。立刻划拉回去恢复原样,塞进裤子口袋,掏出裤袋里的手机。
 
那像虚拟世界中钢铁战士般的乱石大乌龟差不多全部没入清澈的海水中了。
 
低头看到,脚边的岸,是直角,不是斜坡伸入水中。半个前脚掌伸出岸外,一只真实的乌龟伸长脖子拼命贴着垂直的岸壁往上爬,爬上一点,就滑下去,再爬上一点,又滑下去。我怕我的鞋底影响它往上攀爬,就往边上移动一些。它也跟着移动,继续很着急地攀爬。我仔细看,它始终是在我右脚的右边往上攀爬。
 
啊?!难道它是感应到了那只小石龟?我低头看看我裤子的右口袋,那小石龟的尾巴和屁股隐约在袋口。也就是说,这小石龟此刻正头朝下呢!我一激灵,它会动吗?
 
周围好像没有岸,但我并不站在水里,塔吊、货船似有若无,那乱石大乌龟已然悄无声息地没入水中,真实的乌龟还在我脚下拼命攀爬,裤袋里的小石龟好像在动好像也没动……
 
我醒了。凌晨5点25分。窗帘缝隙透进了一些白色。下床拨开一条十公分左右的缝,外面一片灰茫茫,再仔细看窗玻璃,外侧有水在快速的流。秋风秋雨。
 
回到床上,看来是睡不着了。
 
梦,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是人做的吗?还是它自己来的?其他动物有梦吗?我们说梦中梦中,梦有一个空间范围吗?
 
许多梦,在一个人的生命中,会重复出现。有些梦境,有相似性。但,今天这个梦境在我是第一次出现。人类创建了各种理论解释梦的原理、梦的意图,也做了许多实验,试图解开梦的运作机理。好像并没有真正能讲明白的。我们古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大多数的梦都是没有来由的。
 
梦境,肯定不是现实世界。是虚幻世界吗?所谓“太虚幻境”。可明明是活生生的人做的。没有人的肉身,也不会有梦吧?是虚拟世界吗?虽然,我们说“做”梦,但这梦肯定不是人预先“拟”的,更无法控制梦中的进展。
 
所谓“虚拟世界”,是人“拟”的世界,是人设计的技术和程序控制的,并且人可以主动、自主地参与虚拟世界的活动。虽然人定义虚拟世界是与现实世界平行的另一个世界,但它是人有意识的创造,受现实的人控制。我们没有找到伊甸园的门和围墙,亚当、夏娃却被从那里丢到了人间。虚拟世界是有现实的“入口”的,它接受、欢迎并鼓励现实的人进入,参与虚拟世界的活动和建设,并将现实世界的真实货币通过各种方式投入到虚拟世界。梦则不同,没有人能有意识地创造一个想要做的梦,更不可能控制梦中情景的演进。也难怪,一些人美梦中断,会大发脾气。
 
2021年9月3日 星期五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