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地摊经济”突然间成了网上热词。地摊,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有几千年的历史。地摊经济,作为一个单词,好像是最近才出现的,是创新吧。名词本来就是人创造的,为一个存在了几千年的经济现象命名,很正常,也是必须的,虽然晚了一些。

地摊经济一般来说,进入门槛低,可以吸纳相当数量的劳动力,对稳定经济、稳定社会,有很大的作用,应该让其生存,并为其生存提供良好的环境。说实在的,地摊经济也是人为消灭不了的一个人类行为。不过,并不是任何人都适合摆地摊谋生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摆地摊获得成功的。一个不适合于摆摊做生意的人去摆摊,很有可能血本无归,生活会比没有去摆摊更困难。这就与个人消费贷款一样,给一个人贷款的额度超过他的还款能力,不是帮助他,而是害了他。所以,地摊经济是不是需要当作一个产业去提倡、去鼓励,甚至搞运动式的去号召发展,则是值得商榷的。

 

 

      摊经营能不能成功,不仅取决于摆摊人的能力,更取决于需求。古代有所谓“行商”“坐商”,即使卖同样的商品,行商和坐商满足的是人们的不同的需求。同样的人买同样的商品,有的时候愿意去摊位购买,有的时候在走街串巷的货郎担手上买。所以,地摊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并不能满足人的所有需求。在不同的商业模式下人的需求习惯会发生变化,反过来也会影响不同商业模式的兴衰。所以,地摊在与商店、电商的共存竞争中,能有多大的市场规模,可以容纳多少就业,还是要由市场来决定的。简单用行政方式取缔地摊,没有必要,也做不到。鼓励发展、促进发展,同样没有必要。

 
 
      人的需求是多样性的,这不仅是指人这个群体,也是指作为个人的人。企业与银行往往喜欢对客户进行分类,比如高端客户、中端客户、低端客户等。以为同类客户具有相同的喜好与特点。实际上,任何分类都是某一个维度的分类,只说明客户在某一方面有共性,并不说明在其他方面也一样。即使是所谓的高端客户,他们并不生活在云端,他们依旧是人间烟火气的一部分,同样有低端商品、低端消费的需求。香港的阔太太们喜欢穿戴名牌,但她们有时也会去逛深圳的A货市场。吃燕窝鱼翅的人们,也吃家常菜和大排档。地摊,并不只是服务低收入人群消费的,也为所谓高端人口服务。
 

 
      由人的需求多样性,又想到城市规划。城市建设需要规划,但规划不是简单划一。商务区、商业区、住宅区、工业园区等,都需要规划。但搞成纯商务区、住宅区,就有点过头了。有的城市过分规划,住宅区特别集中,结果造成上下班高峰车流都是往一个方向流,一边是堵塞严重,一边是交通资源的浪费。还有所谓的高档住宅区,普通住宅区之分。好像高档住宅区的人们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在香港,人均收入最高的区,是街道狭窄、凌乱的湾仔,到处是小商铺、小饭馆,那些低收入者就生活在这个高收入区中。然而,高收入人士还是愿意生活在这个地方,因为生活、工作方便啊。傍边的中环,是高档商务中心,在一幢幢甲级写字楼里,不仅有高档商场和饭馆,同样有许多适合一般白领的商铺和食肆,甚至还有修鞋铺,周围小街小巷里更有许多地摊。有时在甲级写字楼的台阶或橱窗边坐着一个补袜子的老太太。兰桂坊,白领喜欢在街边潇洒地喝酒聊天,空瓶随手丢在路边。这些空酒瓶一会儿就被佝偻着背的老人家无声无息地收走了。这些低收入者不可能住在边远的地方,否则他们一天的收入都不够他们的交通费和餐费。人间烟火气只有在这样的多彩包容中才是活色生香的。
 
 
      还有城市的店招,真没必要整齐划一。规划者、设计者认为美的,人民群众就不一定。更何况,不同的商店经营的商品不同,面对的客户群体不同,需要不同的“语言”与客户互动,店招也是这样的“语言”之一。再一方面,中国人的审美观有自己的特色,更倾向于错落有致的美,这是一种具有包容性的审美观。整齐划一猛一看干净,但并不耐看。中国书法,无论是单个字还是整幅字,都讲究布局的美,即所谓行气,要“宽可走马,密不容针”,错落有致,最忌“状若算子”,即使是楷书,划整齐的格子,但整体上依然需要有节奏感,不能给人状若算子的感觉。店招要管理,主要是要管店招安装的安全性、内容的合规性,其他就应该自由发挥。各家店招的自由发挥,参差错落,合在一起,就形成一个区域甚至一个城市的特殊风格和烟火气。
 

 

      一个地方的产业规划同样如此。一个地区前瞻性地进行产业规划,很有必要。发展和建设金融中心、数字经济、高新技术、高端制造业、新能源车产业等等,且不说对这个区域是否科学和可行,但没有必要因为这些规划,要以行政的方式去淘汰所谓的低端产业、夕阳产业、传统产业。政府在鼓励、支持、扶持规划中的新兴产业的同时,对于其他行业、产业,只要符合环保要求,合规合法经营,任何行业的企业,都应该让它们自主发展,由市场决定它们的存亡兴废。地摊经济实在也在此之列。
 
      地摊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应该由市场决定它的发展,并不是说放任自流。就现代社会而言,卫生、环保、安全、其他社会成员生活的不受干扰,也是必须考虑的。不说城市,即使是乡镇公路边,还是要保证交通畅通和安全。这是对社会负责,也是对地摊负责。与其鼓励、推动地摊经济,还不如在城市规划中为地摊经济规划一定的空间,进行人性的管理。规划,要有人间烟火的理念。
 
 
               2020年6月18日星期四
 
话题:



0

推荐

刘晓春

刘晓春

49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上海金融数字化研究中心主任。高级经济师。曾任浙商银行行长、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中国农业银行浙江省分行金融研究所《浙江农村金融研究》编辑部副主任、国际业务部信贷科科长、国际业务部信贷部经理、营业部副总经理、国际业务部总经理,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中国农业银行浙江省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中国农业银行香港分行副总经理、总经理。

文章